1月 21, 2012

Brasserie Lipp -巴黎的歷史餐廳



Lipp是我決定要做巴黎餐廳專題的第一間餐廳。那是九點以後太陽才下山的季節,就在走進去時,完全無法想像裡面人滿為患的生意!



「記得我第一次去 Lipp 餐廳,是在失去所有之後,當時我首次覺得自己又能再提筆寫作。」
-海明威<流動的饗宴>

它是名符其實的 酒館(Brasserie),一進門,那種人聲鼎沸的喧嘩,穿越人群與服務生,侍者為我預備的,是要拉開桌子才能進去的一個坐位,眼前是吧檯,旁邊則是通往廁所的樓梯!


這是一間具有歷史性「 萊茵河畔的小酒館」,自1880, Lipp 先生(Léonard Lipp)與他的妻子遷移到聖日耳曼大道(Bld. Saint-Germain)151為的是避免自己成為德國人而離開了阿爾薩斯(Alsace)。起初從檸檬水攤子擴建成擁有十多個座位的小酒館萊茵河畔的酒館(Brasserie des bords du Rhin)因此打響了名氣。

二十五年後 Lipp 先生將退休將餐廳轉手給艾哈伯先生(Martin Barthélémy Hébrard)1914艾哈伯先生將內部裝潢陶瓷師傅Fargues兄弟(作家Léon-Paul Fargue的父親與叔叔)將牆邊以瓷釉拼畫作裝飾以花與鸚鵡為主體。天花板是拋光的桃花心木由Charly Garrey畫上,這些作品直到今日也未曾改變,風格完全表現了二零年代城市的地方色彩。如今這些裝飾已被列為1900年代的歷史遺跡。

吧檯旁邊就是菜口,這個位置正好適合隻身來吃飯的客人,因為絕對不會無聊,演前呈現的,就是侍者們忙碌的身影,穿梭菜口間,看著他們迅速且有經驗的端菜技術, 彷彿是場秀一般。

在那年代,阿爾薩斯酒館可以說是巴黎的飲食時尚代表。
1920年卡茲先生(Marcellin Cazes) 從艾哈伯先生那買下了利普,將餐廳擴大裝潢。
1926年的 Lipp 從十個座位變成了一百個座位!為了紀念創建者,餐廳的名字一直延續了下來。
1934年一位 Lipp 的客人提議設立卡茲獎(Prix Cazes),並獎予2500法郎,後來卡茲先生將候選資格提高為一位四十歲以前從未有過任何文學榮譽的作家,而這個文學獎每年頒予,持續到現在!

「特別是那些在巴黎日報上鬻字為生的、在畫布上塗鴉的、或是想發表政治見解的人,每星期都會抽空來一兩晚。... Lipp 餐廳或許是其中之一,或是唯一的地方,只要一杯啤酒就可以獲知當天有關政治、學術詳實而完整的資料。
-Léon-Paul Fargue<巴黎行人>

在日耳曼大道上集聚了巴黎繁榮的一切,國會與議會的政治人物在此聚餐。François Mitterand(曾任法國總統)是這裡的常客,Georges Pompidou, Valéry Giscard d'Estaing, Jacques Chirac也都曾來訪過這(後來都成法國總統)文學家、作家在這裡討論作品。

曾是巴黎大主教Monseigneur Veuillot,在 Lipp 餐廳地下室打電話給教皇約翰二十三世。他說: 我在這裡很安心,因為我知道沒有人會聽我講話 

因此,正當你望著窗前門板寫著的今日菜單時,你可能會不經意的與許多名人有著眼神的交會

幾張桌子、長沙發椅、酸菜盤(La Choucroute)、啤酒象徵著史特拉斯堡(StrasbourgAlsace省的主要城市) Lipp 的菜單沒有太多變化,為大眾化口味,甚至經過半個世紀也未曾更動!酸菜盤可以說是 Lipp 人的語言(沒有特別的特色!)Munster乳酪(阿爾薩斯特產)在這裡,使人想起阿爾薩斯的浮日山,還有不曾過時的甜點蘭姆酒蛋糕(Baba au rhum)和蒙布朗(Mont-Blanc)。除了菜餚之外,不要忘記阿爾薩斯的經典飲料,白酒與啤酒,這才是酒館裡多年來不曾改變的味道!

接過菜單,仔細閱讀菜單上的菜,對我而言,這都是再熟悉不過的菜餚!畢竟史堡是我念了兩年書的城市,雖沒有時常上餐館,但起碼也耳聞過不少阿爾薩斯的經典菜色!這算是家鄉味嗎 ?也許對阿爾薩斯人是!一份主菜決定我對 Lipp 的菜餚印象,就是「 酸菜盤(La Choucroute) 」!


因此,我比較能夠理解,當半夜2 :30 Lipp 餐廳打烊時,要打發那些晚來打聽消息的人,必須連人帶垃圾一起轟出去的情形。
-Léon-Paul Fargue<巴黎行人>




Choucroute LIPP spéciale au jarret de porc
LIPP 風味酸菜豬腳
水煮豬腳不會太軟爛,熟度適中,香腸扎實度不佳,內餡鬆軟,馬鈴薯帶有一種奇怪的水煮味,似乎是用煮過其它食材的水來煮馬鈴薯,酸菜口感比較清淡。總體而言,鹹度較低,但吃到最後還是稍嫌膩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