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03, 2012

La Coupole -巴黎的歷史餐廳


其實真正吸引我的,是柱子上每一幅華麗的畫作,亦是牆屋上那四幅畫,你會忘記其實這裡是餐廳!

原本Ernest Fraux和René Lafon兩位於1923年取得Le Dôme的經營權,打算將餐廳買下,怎料三年後因餐廳所有人決定將其收回,使他倆意外得到了一筆違約金。為了打敗在蒙帕拿斯大道(Bd du Montparnasse)上的Le Dôme。La Coupole於1927年12月20日成立。


開幕當天的La Coupole 兩千五百位客人消耗了超過一千兩百瓶香檳,甚至需要向別的地方調貨,使La Coupole創造了巴黎餐廳單日銷售的傳奇!La Coupole同時成為當時巴黎最大的餐廳,擁有一千兩百個座位。

至於,餐廳名稱為什麼叫做「La coupole(穹頂) ? 則是因為在蒙帕納斯大道上開有Le Dôme (拱頂)La Rotonde(圓頂)兩家餐廳,而我們的餐廳也有個 「頂」,順理成章的取名為 La Coupole(穹頂


從外觀來看,La coupole就像是座落在一間辦公大樓下面的餐廳,就在走進去之後,竟然出現許許多多的柱子,畫上不同的畫作,讓人彷彿置身在美術館一般,抬著頭,可以欣賞著每一件作品。

La coupole的餐廳經營者René Layon向他的姊夫買下一塊占地一千平方公尺的木材煤炭店,另一位餐廳經營者Ernest Fraux則是認識一些建築師與裝潢師傅,而聘僱了Barillet Lebouc為餐廳建築師又聘請到負責過許多著名咖啡館裝潢的Solvet 父子為餐廳裝潢師。建築師在大廳立下了三十三根柱子使餐廳得已成為只有一間大廳的室內格局,並規畫出餐廳另一特色--地下舞廳,而Solvet 父子則根據當時(1925)的新古典藝術風格,設計了所有家具與燈飾。大廳內五公尺高的樑柱,前四公尺高的部分塗有一種裝飾藝術時期的青色琺瑯的細釉為點綴材料,而柱子頂端的一公尺則另請32位藝術家分別將其畫上作品,直到1988年才完成最後一根梁柱的畫作。


那天,我獨自一人懷著期待的心情走進餐廳,沒有訂位,大約晚上七點,這是巴黎餐廳正要開始營業的時間,正當我向侍者表示我是一位前來用餐時,他給了我一個令人驚訝的答案:「我們的餐廳已經客滿!」沒有辦法想像,正剛開始晚餐時間,擁有上千座位的餐廳已經客滿,還是其實他一點也不想要接待一個不大會講法語的外國客人?

1928年春天,門口加開了涼棚(La pergola)的露天座,年底將地下室改建成舞廳。1931年,將涼棚加蓋屋頂的同時也在蓋了一座真正的圓頂,當時的圓頂尚未彩繪。餐廳於2008年聘請四位畫家為圓頂完成畫作,也成為我們現今所見的相貌。餐廳的地面並非單純的裝飾藝術風格,而是受當時抽象派藝術與立體派運動所影響的藝術風格。

「…這裡有波西米亞的氣息、對貴族氣息的輕蔑、幽默與不醉不歸。經濟不景氣雖然嚴重地打擊蒙帕拿斯區,但我們仍可感受到創世之始、偉大的時代及世界末日般的狂熱。……」
-Léon-Paul Fargue<巴黎行人>

相隔沒幾天,我為了彌補之前的遺憾,帶著幾位朋友再度來到這裡,為了彌補之前的遺憾。走進餐廳裡,我們一行人的眼睛轉也轉不停,每一個位置及角度能夠欣賞到的作品也都不盡相同,直到侍者帶領我們就座,這才使大夥兒乖乖的將目光轉移回菜單上。

FLO集團收購
二次大戰德軍佔領時期,餐廳營運狀況不盡理想,直到50年代才逐漸好轉,兩位餐廳經營者相繼去世,La Coupole也於1987年為FLO集團所收購,1988112日餐廳一樓被列入歷史古蹟而受到保護。而後,FLO集團重新裝修餐廳並保留了大部分原有的裝飾,但作家Philippe Sollers仍感嘆當年波希米亞式(bohème)的氣息早已消失。自1995Jean Paul Bucher(集團經營者)FLO集團轉賣予比利時金融家Albert Frère

La Coupole吸引了大量的藝術家、文學家與聚集於此,包括波蘭畫家Moise Kisling、法國畫家Chaïm Soutine、日裔法國藝術家 Léonard Foujita、法國畫家Fernand Léger、西班牙畫家Pablo Ruiz Picasso及英語圈的藝術家、美國作家Henry MillerErnest Miller Hemingway,甚至是那些為石柱做畫的畫家們。另外,法國作家Louis Aragon因緣際會下,在餐廳吧檯認識了他的妻子Elsa Triolet

二次大戰期間流傳著一席話:「政府是在LIPP成立,在La Coupole垮台。」。並說明了法國第三共和的興衰。
直至今日,La Coupole仍然是巴黎的名勝餐廳之一。大量的遊客到此,因為這是一條尋找海明威在 「流動的饗宴」(Paris est une fête)一書中的寫作靈感的必經之路。

主打海鮮盤是FLO連鎖集團的招牌,倘若所有餐廳都賣海鮮盤,那豈不是失去了特色餐廳的風格?如果下次要再次去光顧,那麼我們的目的該是味道還是它牆上的故事?




L'assiette de l'ecailler 綜合海鮮盤
海鮮盤非常新鮮,生蠔、田螺、淡菜、草蝦,底下附有奶油與麵包,特別的是AOC等級的奶油,反倒是全麥麵包不夠鬆軟好吃。


Coeur de rumsteak grillé, sauce béarnaise, pommes frites
炭烤牛臀佐béarnaise醬汁附薯條
牛肉外圍碳烤香氣十足,但咀嚼起來頗為辛苦,所幸點五分熟,裡面的肉質也嫩許多,搭配béarnaise醬汁口感溫和,薯條配醬汁也是上上之選。


Saumon de norvège à l'antiboise, écrasé de pomme de terre à l'huile d'olive
Antiboise式挪威煎鮭魚,碎馬鈴薯佐橄欖油
煎過的鮭魚熟度恰到好處,少了粗糙的纖維,與馬鈴薯碎搭配品嚐起來非常細膩。


Tartare de boeuf de charolais, pommes frites et salade de jeunes pousses
生牛肉塔附薯條與沙拉
生牛肉不是用刀子切出來的,反倒像是用絞肉機絞出來的,同樣是酸瓜、洋蔥、青蔥切碎拌入其中,口感屬於綿密型的生牛肉。


Plat du jour(Dorade)
煎鯛魚附四季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